首页   澳门皇冠官网   政府信息   澳门皇冠赌场   互动交流  

     首页 > 政府信息 > 政务要闻 > 青海要闻

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青海解放70周年 
纪录片《代号221》精彩献礼
来源:www.qh.gov.cn    时间:2019年09月27日    
 

《代号221》第一集  出 征

  【解说】今年72岁的窦建德是个地地道道的牧民,在祁连山脚下放了一辈子牛羊。这些年,每逢初春,他总会从冰封千里的祁连山,来到水草丰美的金银滩。年过古稀的窦建德,一路颠簸来到这里,是为了寻找父辈的足迹,和童年的记忆。

  【解说】在窦建德11岁的时候,他和父辈们经历了一场大迁徙,从此离开生活了几代人的金银滩草原,前往250公里外的祁连山。

  【解说】窦建德他们远走他乡的背后,是一个宏伟的计划。专家们经过一年多全国范围内的筛选,认为金银滩是最理想的核武器研制基地。这里四面环山,外人难以进入;中间平坦,适合建厂;地广人稀,便于疏散。1958年秋,中央批准了核工业部上报的选址报告,我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定在青海省海晏县的“金银滩”上。中国核事业就此拉开帷幕。

  【解说】当年20多岁风华正茂的李宗兴,是第一批来到这个草原的建设者之一,他的工作是要在这片空旷的草场上,建造研制核武器的工厂。

  【解说】这些被包围在高大土墙之中的低矮建筑,在外行人看来十分困惑。但它们却是李宗兴与同事们的骄傲。

  【解说】这些厂房里为防爆做出的设计,今天看来仍然精妙至极。2019年暑期,青海大学建筑系的学生来到221基地写生,李老要为同学们解开隐藏在防爆墙背后的秘密。

  【解说】梁益福出生在金银滩草原,因为父母都是221基地的职工,老梁喜欢把自己称为“核二代”。

  业余时间,他喜欢搜集那些尘封已久的往事,这条承载着情感与记忆的专线铁路,自然也引起这位“核二代”的关注。

  【解说】为了收集整理专线铁路的相关史料,老梁特意请来了当年参加铁路建设的刘喜斌老人。

  【解说】 1958年10月,经过严格的政审后,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们,陆续抵达金银滩草原。

  这里地处青藏高原,极寒的天气导致每年只有三个多月的施工期,为了保证春天来临之际,221基地的基础建设全面开工,他们必须赶在冬天抢修出一条运送物资和大型设备的专线铁路。

  在高原冻土上挥镐抡锹,成为了老人一生难以名状的情愫。

  【解说】 1961年1月,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的王菁珩,和几位同学从北京出发,坐了近50多个小时的闷罐火车,才到达西宁。那年,和他们一起奔赴金银滩221基地的,还有数千名热血青年。

  【解说】王菁珩他们没有想到,在这个只有代号没有地名的核基地里,他们一干就是30多年。后来,王菁珩成为了221基地最后一任厂长。

  【解说】原子城火车站,老战友王俊卿很早就在那里等他了。

  【解说】当年和王菁珩一起来到金银滩的王俊卿,如今也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了。60年前,他们在这里相遇、相识,并被分配到同一个工地上。

  【解说】 5月的暖风,融化了皑皑的雪山,吹开了青海湖的湖面,也带来了一次离别。张瑞林今年87岁了,因为腿脚不便,儿女们一直希望能接他回老家安度晚年,他和老伴也终于答应移居老家河南——叶落归根。

  【解说】一晃就是60年,这一离去,往后恐怕也难再有机会回来了。临走之前,张瑞林想看看他熟悉的青海湖。他约上老友霍银臣一同回去,这或许是两位老人最后一次在青海湖的相聚。

  【解说】 1958年9月,霍银臣离开河南老家来到221基地,从此就在青海高原上扎下了根。回想起在金银滩度过的少年时期,他的记忆大多是与饥饿相关。

  【解说】张瑞林比霍银臣年长3岁,在一起时,他们经常是以兄弟相称,当年一起捕鱼的兄弟已经所剩无几了,离别前的青海湖相聚,也是对他们那段“同舟共济”经历的最后追忆和纪念。

  【解说】青海湖边,另一位老人正在家里忙碌着。霍银臣、张瑞林这次相聚青海湖,还有一个愿望,是想再见一见自己的藏族兄弟昂巴。

  【解说】得知他们的到来,昂巴老人还是像当年一样,用藏族的方式来招待两位汉族兄弟。

  【解说】 60年前,他们也曾在湖边升起这样的篝火,当年谈笑风生的年轻人,现已是少言寡语的老者,惊心动魄的过往在他们心中沉淀,埋在心中的火种却不会熄灭。

  在中国核武器的研制中,很多人没能留下名字,但他们的默默奉献的精神应该被后人铭记。

  【解说】当年在严寒中,参与221基地电厂的建设,是孙怀宝老人一生的荣耀。

  【解说】近几年来,孙怀宝的记性越来越差,这些日子,他几乎每天都会翻开这本老相册,试图要寻找什么。

  【解说】为了保证221基地的电力供应,金银滩急需电力技术人才。1959年春天,孙怀宝和另外几个技术骨干,也被从美丽的西子湖,抽调到离家遥远的青海湖。不久,妻子霍爱英撇下三岁的女儿,也来到了金银滩,从此,夫妻俩就扎根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。

  【解说】 221基地家属院,老战友杨海虎在这里生活了60多年,几天前,老人因病离世,作为当年一同奋战,并留下合影的好友,王菁珩和王俊卿要为这位老战友送上最后一程。

  【解说】回忆起当年的往事,两位老人唏嘘不已。如今知道那些秘密的人越来越少,能够与他们一起畅谈往事的老友,又少了一个。

  【解说】在221基地,因为保密严格,许多人像杨海虎一样将自己一生的秘密带走了。但是也有一些人,用日记的方式,将当年的往事留在笔端,让后人可以循着线索寻找一段隐秘的岁月。

  【解说】退休后的吴寄学再一次回到了221基地。父亲吴景云是搞核爆炸控制的。因为工作涉密和早出晚归,父子之间,很少会有工作和生活上的交流。

  【解说】几年前,父亲去世了。整理遗物时,吴寄学偶然找到了这本日记,里面记载了父亲在金银滩上几十年的人生轨迹。

  【解说】年华终将老去,他们用青春的誓言雕刻了时光。

  两万多名热血赤子,将用今世的芳华,托起耀眼的蘑菇云。

《代号221》第二集 巨 响

  【解说】曹成彪是金银滩上的邮递员。每天六点,草原的清晨都会被自行车清脆的铃声划破。迎着天边的微光,他带着几十份邮件上路了。

  曹师傅现在所在的金银滩邮局,前身是221基地专用邮局,对外简称为“221信箱”。

  【解说】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,221邮局的保密等级还是全国最高的。

  【解说】在这个堪称“保密局”的特殊邮局里,曹成彪与老邮递员杨海虎结成了师徒关系,师傅杨海虎是221邮局的创建者之一,在送信的路上,杨师傅经常会讲起基地建设初期,两弹研制大会战时的盛况。

  【解说】时光流转,“221信箱”里面的很多故事至今不为人知。在这上百间人去楼空的厂房里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过程中经历的痛苦与喜悦,挫折与拼搏,都封存在这座宏伟的建筑里。

  【解说】今年83岁的刘兆民,退休返乡20多年了,他严守保密纪律,从不向外人提及他所从事过的工作,甚至他的父母最终也没能知道,儿子在那个叫“221信箱”的地方,究竟做了什么。

  【解说】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隐名埋姓,能在有生之年,看到和自己一起工作的战友的证件一一陈列出来,刘兆民老人自然感到意外和惊喜。

  【解说】毕业于北京工业学院弹药加工专业的刘兆民,是221基地的炸药工程师,他参与了这枚代号596原子弹的研制,作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,它还有一个振聋发聩的名字——争气弹。

 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所采用的内爆式模型,也被他们清晰地推算出来。

  【解说】今年90高龄的刘振东老人,是炸药浇铸工程师,当年在221基地参与研制的“两弹”制造设备有上百种。

  【解说】土法上马,手工熬制,既不科学也不安全,负责设备设计的刘振东,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,研制出压缩高能炸药的蒸汽锅。

  【解说】已是耄耋之年的刘老,性格开朗,思维敏捷,至今还记得蒸汽锅复杂的结构图。这张手绘的图纸,为纪念馆展品复制提供了可靠的依据。而在60年前,这张设计草图它解决的是,中国原子弹研制“等米下锅”的重大难题。

  【解说】王俊卿在这个车间里,一干就是30多年。

  【解说】王俊卿每天要压10块炸药,一周工作6天。紧张与压力,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。

  【解说】即使有重重的安全保障,惨剧还是发生了。也是在这样一个乍暖还寒的春天,早上王俊卿和同事王立臣刚做完了交接班后,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一次的挥手告别,竟然成了与战友的诀别。

  【解说】照片上的王立臣出生在胶东半岛,这个海边长大的山东小伙,一直想看一看美丽的青海湖,然而战友未完成的心愿,也成了王俊卿老人挥之不去的心结,这些年,他一直在寻找与老战友相关的资料和遗照,最近才如愿以偿。

  【解说】这是221基地的爆轰试验场。

  硝烟散尽,如今这里是原子城遗址纪念馆最重要的景点。

  【解说】试验时,工作人员必须全部躲到掩体里,这个由混凝土和钢板浇铸成的,厚度近2米的窗口,成了他们观察爆炸情况的唯一途径。

  安装在掩体内的高速摄影机捕捉的影像,就成了研制人员可以获取的最重要的数据。

  【解说】今年85岁的李国珠,就是掩体里那台高速摄影机的操作员。

  【解说】整个221基地当时仅有一台高速摄影机,前苏联专家撤走时带走了所有的操作手册和相关资料,李国珠只能靠自己去学习和摸索。在第一次拍摄后,李国珠到暗室冲洗胶片,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,整卷胶片仅在开头的时候有一个静止像,除此之外,底片上没有任何东西。

  【解说】为了掌握这门技术,李国珠经历了一段卧薪尝胆的自我激励。这段报废的胶片陪伴着他在探索和实验中,度过了一个个不眠之夜。

  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开始,李国珠几乎参与了每一次爆轰实验,上千次的拍摄再也没有出现第二次失误。陪伴了他半个多世纪的老胶片,闪现的是金银滩上那一个个难忘的时光。

  【解说】 87岁的钱镜清又回到了金银滩,他的回忆录《草原战歌》也接近尾声了。半个多世纪以前,钱镜清负责最为核心的步骤——铀部件切割。

  【解说】退休后的钱老把精力都放在了221历史资料收集和整理上,《草原战歌》的内容也源自那段激荡的岁月。

  这里曾是221基地一分厂食堂,时隔多年,往事历历在目。1964年3月的一天,那场高难度的铀部件切割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  【解说】当时,钱镜清即将切割的是中国的第一颗铀部件,这项操作要求极高,几微米的误差,都有可能导致原子弹爆炸试验的失败,一时间,整个国家的国防命脉,和一个普通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。这是钱镜清从未承受过的压力。

  【解说】这些十分珍稀的核材料,注定了“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”的加工要求,在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的情况下,钱镜清他们凭借一次次数据计算和推演,最终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【解说】画面中这个正在插雷管的小伙子,就是叶钧道,今年88岁高龄的叶老。50多年前,他完成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总装的最后一个环节。

  这部叫《东方巨响》的纪录电影,完整记录了我国核武器研制的历史,拍摄下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。

  【解说】叶钧道所做的工作,被称作“闯鬼门关”。因为一点儿细小的静电,就足以引爆雷管,让几乎成型的原子弹提前爆炸,整个221基地都将夷为平地。

  如此危险的动作,却只能靠叶钧道和另外几个同事亲手完成。

  叶钧道今天还记得,每响一次,就意味着一根雷管插装完成。在这个过程中,空气仿佛凝固了,只有一声一声雷管接入的响动,标记着时间的流淌。

  当时221流传着一套密语。他们管原子弹叫“邱小姐”,装配叫“穿衣”,雷管叫“辫子”,弹上插雷管叫“梳辫子”,根据这套密语,原子弹的总装叫“邱小姐穿衣梳辫子”。

  【解说】 1964年夏天,原子弹在221基地完成总装,“邱小姐”终于要出嫁了。

  【解说】 1964年10月16日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即将开始新的征程,静候着它最为闪亮的时刻。

  【解说】在金银滩草原,人们用生命创造出共和国的奇迹。

  在221基地,人们用血肉锻造国之重器。

  这里有着青春奏出的最强旋律,这华彩的乐章在1967年,再次被一片耀眼的光芒推向了新的高潮。

《代号221》第三集  回 响

  【解说】这里是位于青海省海晏县的金银滩草原,1939年,西部音乐家王洛宾在这里采风时,被牧羊姑娘卓玛打动,根据她哼唱的曲调写下了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,这首委婉动听的草原情歌,记录了一段爱的风情,而多年以后,这里却演绎了一出爱的传奇。

  【解说】隐秘在金银滩深处的221基地,在建成后的很多年里,一直被严格保密在神秘的红墙里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、第一颗氢弹在这里诞生,许多人的命运都因这里改变,一生中重要时刻也都发生在这片红色的建筑里。

  【解说】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化学专业的谢建源,是核材料分析技术员,长时间和放射性物质接触,为了不给这份真挚的爱情带来一丝遗憾,所以才有了胡杨树下这段略显悲壮的爱情告白。

  【解说】再过几天就是他们的金婚纪念日,风风雨雨半个多世纪,老伴因为身体的原因,未能重返221基地,带着爱人的重托,80多岁的谢老要用直播的方式,穿越时空,去寻访他们爱情的起点,以及他们与共和国两弹发展同呼吸共命运的生命历程。

  【解说】韩威16岁就来到221基地,她曾经是一名资料员,当时的工作就是从国外各种公开发行的图书、期刊中,把有关核研究的信息摘录编目。

  【解说】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,年仅16岁的韩威,在与那些泰斗级的两弹专家的朝夕相处中,度过了她的花样年华,回首金银滩的往事,已是古稀之年的韩威,依然喜欢用激情洋溢的语言来讲述氢弹研制大会战的情形。

  【解说】 1965年12月,金银滩草原再次吹响了战斗的号角。几千名大中专科研人员齐聚金银滩,他们将氢弹理论付诸实践,仅用两年的时间,就让氢弹的研制工作从零起步到冲刺加速。

  【解说】时年29岁的王菁珩,从原子弹研制之初的技术员,已经提拔为氢弹材料工艺组负责人了,时隔50年,再次回到曾经工作过的车间,熟悉的环境、陈旧的车床,仍然能让他感受到临危受命时的那份责任与压力。

  【解说】沈顺康曾经是205车间的主任,为了复原氢弹核心铀部件吊装原貌,供遗址纪念馆展出,87岁的沈老也亲自上阵,在他的指挥下,一些老设备也开始慢慢回归原位。从这位老者的身上,依然能看到221人当年严谨的工作作风。

  【解说】千钧一发之际,沈顺康和几个师傅死死抱住拖拽铀部件的挂钩,试图以一己之力防止吊缆失控下滑,行车下面的人也连忙用毯子和盖布围成防护网,以防物件坠地,每个人都下意识地想在生死攸关之时保护铀部件。

  【解说】离开221基地,徐金环与家人移居了国外,但是她始终难舍金银滩。虽然已经有了第三代,徐大姐却毅然放弃了与儿孙们的团聚。回到221,她每天拍照、采访,并用她女性独特的细腻,去梳理那些快要被时间遗忘的“凡人小事”。在追寻父辈足迹中,她更多的是与时间赛跑。

  【解说】距离金银滩1814公里的罗布泊,沈顺康和几名研制专家,带着自己参与研制的中国第一颗氢弹,来到了有着“死亡之海”之称的无垠戈壁。1967年6月17日,罗布泊气温35摄氏度,天气晴,风力3级。荒漠深处的十字靶标面对天空,它就是中国第一颗氢弹的投掷地点。

  【解说】随着比太阳还刺目的亮光闪过,中国终于拥有了氢弹,当时这种威力远超原子弹的战略武器,再次确立了新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。这对当时乃至今天的中国来说,都是意义深远的。

  【解说】在221基地爆轰试验场中,有一面特殊的墙,于敏、朱光亚、周光召、钱三强等十位科学家的肖像被镌刻于此,他们都是“两弹”成功研制的功勋。然而,在这些闪亮名字的背后,是数十万埋头拼搏的核工业战线职工,他们用智慧和汗水,构筑起中国核事业发展的坚强基石。

  【解说】 2300公里外的浙江安吉,清明前夕,十几位来自江浙沪的原221基地职工,再次相约在“国家使命”主题园区,巨型的蘑菇云纪念碑四周,长眠着曾经为中国核事业发展做出过贡献的221人。当年参与两弹研制的老人们,每年都会来“战友墓”祭奠曾与他们共同奋战在金银滩的战友和同事。

  【解说】 2014年,许多参加过“两弹”研制的老人在聚会时讨论起了身后事,大家希望能在百年之后,与并肩战斗过的伙伴们一同终老于此,这便是221“战友墓”的起源。

  【解说】十几年前,张志芳和很多人离开了金银滩。退休之后,这些回到北京的老战友,自发组成了“221合唱团”,经常会举行这样的聚会。

  【解说】 “两弹”研制过程中的点滴回忆,汇聚成这些老者一段闪光的青春,这段经历也成为他们一生的骄傲。

  【解说】青海西宁杨家庄大院,有一座颇具年代感的小院落,当年来自全国各地的221基地的家属,最初就在这里落脚,1958年随丈夫从沈阳搬迁来的沙俊明,也曾经在这里居住过一段时间。

  【解说】沙俊明她们刚刚来到这里时,也都只有二十多岁,和今天一样,她们操着各地的方言,唠着家常,做着手中的针线活儿。

  【解说】 50多年过去了,许多人搬迁,又有许多人离去,而“姊妹楼”里的姐妹情深,依然让这些在异乡漂泊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们,不再孤单、寂寞。

  为了221基地“两弹”事业的发展,她们那种坚毅、隐忍和奉献精神,犹同那一朵朵格桑花,默默地在金银滩上绽放。

  【解说】从1961年冬天来到金银滩,王菁珩在221基地整整工作了30多年,他从普通技术员到管理几千人的厂长,人生和事业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在这里度过的。然而, 1987年的夏天,他和221基地的命运从此改变了——中央下发了“40号文件”,决定撤销221厂。

  【解说】就在这间厂长办公室,王菁珩和他的同事们做出了最艰难的抉择。

  【解说】原子城纪念馆雕塑公园里,50年多年前的那段惊心动魄的过往,被浓缩在这组群像中,他们静默无语,坚毅的神情,似乎是对“做惊天动地事,做隐姓埋名人”的最好诠释。

  20世纪90年代,中国宣布,为了世界和平,全面暂停核试验。这是一个屹立于世界之林的民族发出的庄严承诺,是一个爱好和平的、负责任的国家的郑重宣言。

  【解说】 221基地退役设施处理工程,前后历时五年。1993年6月,221核基地退役处理工程在北京通过了国家验收。221的使命,终于完成了,金银滩又回归为一片沃野千里的美丽草原。

  【解说】今天,金银滩的草原上,只有空荡荡的厂房矗立在草海与高山之间,此外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每年夏天,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把金银滩染成一片绚烂的金色,等待着四面八方的游客来到这里。

  【解说】刘玺岳和王禹钦是西宁的两个年轻的旅游博主,经常在社交网络上与大家分享旅行经历,她们的足迹遍布了青海各地。2019年春天,她们在搜罗冷门的旅游地点时了解到了中国原子城。草原深处的221基地,给了两位90后最难忘的体验。

  【解说】来到金银滩的人,想要触摸这里的历史。留在金银滩上的人,也在重新认识这块土地,他们极力将蜚声海内外的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赋予时代的旋律。

  【解说】今天,在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号召下,金银滩完成了新时代下的华丽转身。

  青海湖畔,对角羚保护基地中,草原的生灵在天堂般的圣境中怡然自得。

  草原深处,绚烂的花海小道间,四面八方的旅行者,将梦幻的青海装进自己的回忆。六十年前,金银滩上热火朝天的画面,如今已化作丰碑,被人们永远铭记。

  【解说】在这里,曾有上万人,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铸就了共和国的核武重器。而他们的奉献不是为了战争,而是为了守护和平,他们写下的英雄史诗将被镌刻在青藏高原上。